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关于强奸的陈年旧事
关于强奸的陈年旧事

关于强奸的陈年旧事

在一个小城边上有一栋像豆腐块一样的4层红砖楼房。这座楼房是日本人盖的,严格地说是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人用刺刀逼着中国人给日本人盖的,是日本一所军队医院。楼房的砖墙很厚,住在里边很舒服,冬暖夏凉。据说刚一盖上的时候墙砖很红很红,如同鲜血的颜色,在那刺刀见红的年代里散发着血染的风采。有人计算过,这座小楼的每一块砖都浸满了中国人的鲜血,所以,有多少块砖,日本人就在这个小城杀死了多少中国人。到底这个说法是否离谱,无人知晓。等到后来,鲜红的砖墙就慢慢地变成了黑红色,就跟煮熟了的血豆腐一样。楼顶上是用红瓦铺成的,据说日本人那时候铺瓦靠的是先上泥巴,把瓦黏住的方法,这个传统的方法还是从中国偷学去的。瓦顶上的细缝里就很容易长出野草。到了秋天,楼房前边的大树落了叶,楼房看上去酷似血豆腐。楼顶上的野草一根根立在那里,看上去很像猪毛---稀疏挺拔。

  刘红的爷爷是个烧窑的砖窑工,日本人投降后,内战打起来了,他和烧窑的工人们不怕医院里死人的晦气,抢着就搬入了这座没有了主人的楼房。老爷子一直感恩日本人,说如果没有日本人进关,他这辈子就只能在茅草屋里趴着了。解放后,刘老爷子当上了这座红楼的居委会主任,有两个老太太不干了,说别的居委会都是大妈,不是事儿妈就是情妈,你个老爷们抢这个位子干啥?老爷子还是顶住了,一直干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一年秋天,老爷子的第一个孙女出世了,为了纪念这座日本人赐给的红色楼房,他给孩子起名刘红。刘红长得小巧玲珑但很秀气,看人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的,然而反射出来的光依然真诚,好像没经过大脑就直接像镜子一样照回来了,也好像光线是经过了大脑,只是大脑里边只有像清水一样透明的一碗水。爷爷逢人便说这么纯洁的孙女是他培养出来的,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就该有她这样的道德情操。刘红从小受到老爷子的教育除了感恩日本人就是要听话,要忍耐,要做自我批评,要狠斗私字一闪念。刘红天真无邪,老爷子担心她长大后缺乏远大目标,就告诉她要关心国家大事,要把国家的事看成是自己的事,为国家领导人分担忧愁;也要把邻居家的事看成是自己家的事,社会主义大家庭要互相爱护互相帮助。刘红就在这样的家教下长大了。

  刘红上初中的时候爷爷死了,刘红哭得很厉害,但最终还是化悲痛为力量了。这个红楼里当家的老爷子一死,刘红就被楼里跟他老爸同龄的叫刘平的一流氓恶棍给盯上了。俗话说,不怕贼偷就怕贼想。这个流氓恶棍终于得手把小刘红给强奸了。

  那是一个周中的下午,刘红发烧,老师建议她回家吃点感冒药然后在家休息。当她刚一打开自己的房门,那流氓恶棍也刚好上楼来看到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,便在她回手关门的一霎那强行进了屋。刘红认识他,平时只是看到他的眼光跟别人的不一样,他不知道那是恶狼看到羊羔时的贪婪神色。不容分说,时间要紧,他立刻把小刘红按倒在地,她被突如其来的遭遇吓坏了,惶惶然不知所措。面对着压在身上的彪形大汉,她如同老鹰下的雏鸡毫无反抗之力。流氓恶棍告诉她:“别反抗,要听话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她恐惧中听到这话,心理有点侥幸,便想跟他论理。为了防止她喊叫,他立刻把她的嘴巴堵上了。在进入她身体的那一霎那,她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,这突如其来的疼痛,加上莫名其妙般地厌恶感,使她感到了无法忍受的羞辱般痛苦。

  此时,她突然听到了他在耳边轻声地喊:“我爱你!”

  爱,这个字眼她听说过,但只是中性的内容,比如,爱国家,爱党。刚刚发育了的她,在那个禁欲主义的年代,还没有听到过男人在她面前喊“我爱你”这样在那时让人感到肉麻甚至起鸡皮疙瘩的话语。然而,第一次听异性讲爱自己,对一个刚刚发育了的女孩来说,是刻骨铭心的,是直接穿人心底的,是让人无法不吃惊的。真诚的她此时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骄傲,毕竟被人爱了。爱得如此疯狂。他每动一次,就轻轻地神情地喊一句“我爱你。”她感觉到他喊这三个字的时候是真诚的,是发自内心的。

  想到这里,她慢慢地放松了,放松了恐惧,放松了对贞操的极端坚守的信念,放松了对强奸者的憎恶,也放松了浑身绷紧的肌肉。到后来,她甚至能享受伴随着他“我爱你”甜美声音的流氓动作。爱别人,是要付出的;被爱,是幸福的。她给自己找寻到了歪理。

  有了第一次,就有了第二次。她没有报案,甚至逐步适应了流氓的奸污。虽然她隐约知道这流氓不是个东西,说“我爱你”是在骗人,但得知这流氓告诉她说他从不爱自己的老婆,他对自己的爱是专一的。他还告诉她说,他的付出是巨大的,道理在于:十碗米换一碗血,十碗血换一碗精。她错略计算了一下,他每次的付出确实是很大的,靠粮票买口粮的年代,他付出了很多粮票的代价。


字数:1872
【完】